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:质量有待提高
发布时间:2014-05-12 10:12

日,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分别在学校网站发布了2013届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。


75所高校发布的就业质量年度报告,可以说是完成教育部的“考试”——教育部在2013年11月发布通知,要求“教育部直属高校应在2014年2月底前,完成本校首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编制发布工作”。本来,教育部应该对各高校交出的“答卷”进行评分,要求不合格者返工,但现在看来,各高校交出的“答卷”,水平参差不齐,报告质量普遍不高,这无疑影响了这项工作的作用发挥。


比如,教育部通知要求,高校在就业信息公开中,要有第三方评价,但仅有11所高校使用了第三方数据。大部分高校未注明、介绍数据来源,甚至有高校在报告中引用未经查证、来自网络博客上自称来自专业第三方薪资排行榜的数据。报告中提到用人单位评价的仅36所高校,提到公众关心的月收入、就业现状满意度(签约满意度)、专业相关度(专业对口)或离职率(违约率)等任一关于就业质量指标的,仅48所高校,占部属高校的64%。


还有,不同高校的就业率统计口径不同,而且时间节点也令公众困扰,有的高校就业率统计截止时间为2013年7月15日,有的高校则截至2013年12月31日。这样的年度就业质量报告,怎么让公众比较各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呢?截止到7月15日的就业报告,怎么能算年度就业质量报告呢?


这些问题其实是不应该发生的。出现这些问题,大致有两方面原因:


一是有关高校根本不重视编制报告,只为应付交差,而教育部门也没有尽到责任督促各校按通知要求编制报告,并对内容不完备、数据来源不明确的报告不予发布。值得注意的是,高校不注明数据来源的报告,经教育部统一发布,教育部门是要承担责任的。但教育部门并没有对质量报告的质量把关,就让这些报告出笼了。


二是对于就业质量报告究竟怎样编制缺乏科学的论证。目前各校发布的年度就业质量报告,有些疏漏极为明显,像就业率统计方式各高校各不相同,比如西安交通大学的毕业生就业率统计方式为“(国内升学+出国+ 签约就业+灵活就业)/毕业生总人数×100%”,其中灵活就业包括“签劳动合同+单位用工证明+自由职业+自主创业”;华东师范大学则为“(毕业生总数-登记未就业数)/毕业生总数”。笔者以为在要求编制报告时,就应提出统一的数据口径要求。


在目前情况下,教育部门应该要求相关高校整改,至少明确就业率统计口径、就业率统计时间,要求各高校注明数据来源。


其实,要编制高质量的就业质量报告,应该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,或者至少应该在学校编制时,引入第三方力量,以确保学校数据的真实、客观。另外,由学校自主编制的就业质量报告,在发布之前,应该提交学校教授委员会、学生委员会审议,听取教授和学生的意见。


(作者系上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)

更多公告新闻